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放下,再出发

放下,再出发



作者:石向东    转贴自:本站原创


记得有一次和一个刚毕业3年的小同事在聊天,他突然说:昨晚我又去了师大校园,在夜色中独自走了一圈。我问:为什么呢?他说:想找一种感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那是一种曾不察觉的感觉——我很明白他说的是当学生的感觉。他的一段话,勾起了我的间或很长的思绪,把隔五六年就会不同程度地泛起的一些职业倦怠感整理一下,我为什么倦怠?从教21年了,此倦怠早已不再是从前当老师很辛苦没有奋斗目标之类的彼倦怠了,确切是什么自己也不是想的很清楚,可能是一种长期全身心投入工作后一种身心的疲惫吧(21年的努力把本不健壮的躯体健康耗费得很厉害)、也可能是事业上了一个平台后的茫然感(特级教师的平台并不能给日常工作提供一个专有的空间去让你做专门的特级教师的事情)、可能更多的是内心对热爱的事业该如何提升的模糊感(怎样把教的更好和活的更好要有机地结合才行……)突破口在那里?

回归校园吧,那是心底里的一个久藏的圣地

今年的暑期,我和几十个同事坐在华东师大的课堂里接受几位上海的学者的培训,好几天安静地坐在教室里听课,留存心底地是清凉和兴奋,一墙之隔的外面能烤焦人的炎炎夏日好似离自己很远很远,那是一种平时不期看到一本好书才有的感觉。期间的某一天晚上,我也独自一人重复了一次那位小同事地夜逛校园的活动。那种久违的感觉,让自己有了放下又重新开始的冲动。自己的学习也是不曾间断地,但不同专业的专家的引领,更容易让自己能冷静地集中反思自己的职业言行和实践,更容易让自己在某个节点上茅塞顿开(所谓旁观者清),有了去实践的冲动。人到中年的我、已经评上特级教师的我,需要的就是这个——学习、学习、再学习!

想想原来如此:原来端着,水满了碗重了就更放不下,因此产生了周期性的心理倦怠;而不断地去探问和解惑,碗里的水永远满不了,因此也容易放下。放下了,也就可以随时重新开始——放下是常态,重新开始就可以成为常态。

不过,解决了自己的问题,我又在想,才工作3年的小同事难道就有了倦怠?他们更需要学习、需要引领。

开学了,我开始设计了在学校进行理论学习的校本培训计划,针对本校的教师敬业而不够精业的具体情况,准备从课堂的精简为突破口,以学习问题解决式教学的教学理论为载体进行全方位地改造自己的课堂,以学校的骨干教师团队开始,定期剖析课例来循循善导,希望慢慢地融入到教师的家常课里,以解决长期以来课堂上存在的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领导者的引领,必须是走在前面,我该如何丰富自己提升自己呢?广西第三期特级教师研修班的课程如期而至,近十天的培训给了我很多启迪,心底那些还没完全放下的在师大教科院的课堂里彻底放下了,在一些学养很深的专家的课堂里开始再一次反思和积淀。

这十天是我最近最轻松和最开心的日子,就如桂林久违的清晰地秋天一般,满城桂花飘香,让人精神倍爽儿!

师大教科院这次组织的研修班活动很丰富,专题讲座指向很多元,不同专业的专家讲座,深入浅出,给我对很多教育教学中的问题有了多层面多角度的深入的解读。比如教育家办学问题,是温总理提出、《十年规划》准备做的,而特级教师是教育家的一个潜在的团体(王楠教授语);比如什么样的特级教师才真正,真正深入到学科深处细节出成果(罗星凯教授语);比如教育中我们要关怀什么?是社会需要、成绩需要还是学生还有老师的生命关怀(冯建军教授语);比如传业授道解惑的方式都是文本解读正确吗?借鉴人类学和历史学的田野研究方式(非文本解读)来丰富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或许是很好的一个成长点(唐凌教授语);比如《十年规划》有什么内容,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张北生教授给了一个很明确的解读,让自己有了一个比较宏观的视野……

培训结束了,以上文字也作为广西第三期特级教师研修班的总结以为记。

作者:石向东